网站首页 企业概况 新闻中心 企业产品 技术服务 营销中心 在线招聘 联系我们
技术服务
技术服务
联系我们
    产品售前咨询电话:
    86-0419-3369140
    86-0419-3369195 2302863
    产品售后服务电话:
    86-0419-3369008
    传真:86-0419-2305745
    EMAIL:lnyk@lnyk.net
 技术服务
首页>>技术服务
猪高热综合征的发生与流行概况
中国农业大学:杨汉春
 
    2006年,我国养猪业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使本来就处于低迷状态的养猪业更是雪上加霜。自2006年6月以来,一种被称为“高热病”、“无名高热”的灾难性临床疾病袭击不同规模、不同大小的养猪场,引起养猪界的一片恐慌。疫情最初(6~8月份)集中发生于我国的南方少数省份,后逐渐扩散和蔓延到我国大部分养猪省份和地区。依据笔者所了解的情况,目前疫情仍未平息,诸如华北、东北一些地区的疫情形势仍十分严峻,即使在疫情初发地区,9月份以后又有不少大型猪场暴发。此次疫病的流行和发生给我国养猪业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一些疫情严重的地区猪存栏量减少60%以上,不少中小型猪场因此而倒闭。据业内有关人士估计,此次疫情的流行造成病死及淘汰猪数量达数千万头,这对中国的养猪业而言不能不说确是一场灾难,这次灾难造成的损失要远大于1996年的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蓝耳病)(PRRS)和2002年猪圆环病毒2型感染所致的断奶后多系统衰竭综合征(PMWS),并引起了国务院和农业部的高度关注,而且世界动物卫生组织(OIE)及国外兽医界都投予了注视的目光。
1 关于病名
“猪高热病”、“猪无名高热”的病名在前几年已经使用,然而笔者认为此次疫情有别于前些年发生于一些地区的散发性的高热病,虽然当时疫病的病原并不完全明了,但从各地的诊断数据来看,与猪链球菌、附红细胞体等的感染或混合感染有关,疫病并没有扩散和流行的趋势,有地域局限性。2006年发生的疫情具有明显的暴发流行性和传播性,临床上发病猪表现为体温升高、皮肤发红,并有呼吸道症状以及消化道症状,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很高,因此,笔者建议在目前病原还没有定论的情况下,使用“猪高热综合征”这一病名更科学一些,在此文中暂且使用。
2 流行特点
起初认为,疫情的发生可能与南方地区的高温、高湿等应激因素有关,天气转凉后疫情会消退,而实际上,进入9月份至今,疫情并未停止。此次疫情流行不仅发生在高热季节,不仅局限于南方地区,而且入秋以后相继扩散到华北、东北等地区,并表现出与南方地区较为一致的临床症状和剖检病变。2006年我国猪高热综合征的疫情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疫情流行范围广,波及地区多,有蔓延和扩散的趋势,疫情从最初发生的南方少数省份,向中原、华南、华北、东北等地扩散和蔓延;二是疫情传播速度快,有明显的流行性与传播性,一般在一个猪场出现疫情后,3~5天波及整个猪群,1~2周扩散到整个猪场,并向周边地区传播;三是发病猪群以体温升高(41~42 ℃)为共同特点,病程1~3周,在一个猪场,猪群发病后,一般于5~7天开始出现死亡,3周后死亡逐渐平息;四是不同日龄、不同品种的猪均可感染发病,而且发病率高、病死率高,猪群的发病率50%~100%,而病死率20%~100%,不同生长阶段猪群的病死率有所不同。哺乳仔猪病死率可达100%,保育阶段的病死率最高可达70%,生长育肥阶段猪病死率可达20%。妊娠母猪感染的流产率可达40%,流产胎儿全是死胎,母猪死亡率一般为10%,有的猪场可达20%~30%;五是以饲养管理条件较差的散养户和中、小型猪场多发,疫情也较为严重,起初疫情首先流行和发生于散养、中、小型猪场,之后传播到大型规模化猪场和种猪场,实际上很多大型猪场疫情发生后,损失巨大,特别是在9月份以后,不少大型猪场相继出现疫情。近期的疫情流行情况表明,不论大、小猪场均可发生,即使是一些生物安全控制措施很好的种猪场都未能逃过此劫;六是抗生素治疗无明显效果,而且还可加速发病猪的死亡,特别是乱用药的猪场死亡率更高,在疫情起初发生的地区,由于不合理地的乱用各种药物(包括抗菌药物)和疫苗,导致发病猪的死亡率极高。
3 临床症状与剖检病变
尽管不同生长阶段的猪群均可发病,但大多数猪场首先从母猪或生长育肥阶段的猪先暴发,然后再传到保育猪。发病猪体温升高,大多为41~42 ℃,精神沉郁,采食停止,饮水减少,喜卧扎堆或卧地不起。患猪皮肤发红,耳部、腹下、臀部和四肢末梢等身体多处皮肤呈紫红色。部分猪呼吸困难,喘气,流鼻涕、打喷嚏、咳嗽、眼分泌物增多;大部分猪有泪斑,出现结膜炎症状;部分猪群便秘,粪便干燥,呈球状,尿黄而少,浑浊,部分患猪有下痢症状;病程稍长的猪全身苍白、衰竭,被毛粗乱,病猪后肢无力,不能站立,最后全身抽搐而死。发病猪病程一般为1~3周,一般从发病后5~7天开始出现死亡,病程最长可达3周;一部分猪只可以耐过而逐渐康复。妊娠不同阶段的母猪均可感染发病,并发生流产,产出死胎,大部分死胎充血而呈红色。病死猪皮肤充血、出血,呈现典型的败血症变化。共同的肉眼病变表现为肺脏水肿,呈现严重的实变,整个肺呈紫红色、斑驳状褐色病变,特别是心叶、尖叶和隔叶,全身淋巴结明显水肿。有的病死猪表现为肺脏间质增宽,气管内充满大量的黏液或泡沫,喉头和气管有充血或出血。部分猪心冠脂肪及心内外膜有出血点;肾脏肿大、淤血,有的表面有出血点,呈褐色或土黄色,质地较脆或变软,皮质、髓质以及肾盂、肾乳头出血。病程长的死亡猪因合并或继发感染可出现不同的病理变化,如肺部出现化脓灶、出血点,大叶性或出血性肺炎,间质增宽,弥漫性间质性肺炎,纤维素性胸膜炎、腹膜炎、心包炎等病变;有的猪出现消化道的病变,表现为胃肠黏膜充血、水肿、溃疡;有的肝脏变硬,呈土黄色,质脆,肝脏表面有坏死灶或白斑,胆囊肿胀,胆汁浓稠。
4 病因分析
2006年猪高热综合征的病因成为养猪生产界和兽医学术界普遍关注的热点,不少检测机构和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的科学家在病原的检测和分离以及相关研究方面都做了大量的工作,都在为揭示猪高热综合征病原学之秘而努力工作。虽然其病原至今尚无定论,但基于一些研究或推断而产生了各种不同的学术观点。一是认为与病原的多重感染有关,各地从发病死亡猪检测和分离到的病原体来看,涉及到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蓝耳病)病毒、猪圆环病毒2型、猪瘟病毒、猪流感病毒、猪伪狂犬病病毒,细菌有大肠杆菌、猪链球菌2 型、沙门氏菌、多杀性巴氏杆菌、胸膜肺炎放线杆菌、副猪嗜血杆菌、弓形虫、附红细胞体;二是认为由猪繁殖与呼吸综合征病毒变异毒株引起,有关机构从发病死亡猪分离到基因组中Nsp2区有缺失的变异毒株,并经相关试验认为与此有关;三是认为与猪流感病毒感染以及猪圆环病毒2型感染有关,从疫情的传播和流行特点来看,怀疑与猪流感流行相关无可厚非,也不是没有道理,然而目前大多数实验室均没有与猪流感病毒相关的实验依据,或者说证据还不充分。当然,猪流感病毒的分离并不是唾手可得的事,而圆环病毒2型感染在我国猪群早已存在;四是认为与猪瘟及其继发感染有关,一些地区本来就有猪瘟的流行和发生,而且实际生产中猪瘟的控制并不完美,因此,在这些地区出现高热病与猪瘟合并发生或者继发猪瘟并不奇怪;五是认为与一种未知的“病毒”有关。这些这些观点或多或少都有立足之处,而且有的还有相关的实验依据。然而,对引起一种疫情的病原分析,尽管实验室的数据(包括病原分离与鉴定、动物回归试验)十分重要,但流行病学的信息和相关数据对于我们判断疫情是老疫病、还是新疫情更加重要。在当今我国猪病十分复杂、原发性感染与继发性感染共存的局面下,我们不能如盲人摸象,针对此次我国养猪业空前的疫情更不能草率定论,更不能妄断,否则会对养猪生产中高热病的预防和控制产生负面影响,甚至引起误导。依据疫情的流行和发生状况以及具有明显的流行性和传播性的特点,笔者认为现在我们已知的、我国已有的疫病不大可能引起如此大面积的疫情发生和流行,除非这个病原体的致病性发生了“质”的变化,目前已知的病原体发生这种变化的可能性都不大。我国的猪瘟几乎是普免,蓝耳病阴性猪场几乎没有,而且我国猪群蓝耳病的感染率(包括抗体阳性和病毒阳性)均很高,并持续带毒,从无临床症状的猪血清中都可分离到蓝耳病病毒,且蓝耳病病毒的变异度本身就很大,Nsp2缺失的毒株我们实验室三年前就从猪场分离到,除了基因组Nsp2区的缺失、插入和点突变而外,还有ORF5基因的变异。只有在猪群一点抵抗力都没有的情况下(也就是从未接触过这种病原),才可能发生如此大面积的疫情。基于流行病学的因素考虑,笔者更倾向于有一种我们尚未知晓的病原体(病毒)是真正的元凶,造成了今年的高热综合征疫情。相信通过我国科研机构、兽医科学家的共同努力,猪高热综合征病原的神秘面纱最终会被揭开。由于此次疫情发生后,各地(包括养猪生产界和兽医防疫机构)均未能对其传染性和流行性给予高度的认识和重视,猪只的流通环节不加控制,特别是病死猪未进行无害化处理、随处丢弃,发病猪的流动、私自收购和贩运、屠宰,是造成疫情进一步扩散和蔓延的原因之一,这很值得我们深思。
5 防治对策建议
目前对高热病尚无特异性的预防措施。未发生疫情的猪场首要工作是做好猪场本身的生物安全措施,加强猪场环境的消毒,限制人员的进出和流动,禁止非场人员进入猪场,运输工作彻底消毒,切断一切可能的传播来源;停止从发生疫情的地区或猪场引种;做好猪瘟、猪喘气病等疫病的免疫接种;精心饲养管理猪群,可使用一些增加猪群抵抗力的营养添加剂;作好猪群的药物预防与保健。发生疫情的猪场,应采取加强消毒、封闭发病猪舍、限制饲养人员的流动等措施,以防疫情扩散;及时隔离发病猪,实行单独治疗,对死亡猪只应进行深埋或焚烧等无害化处理,防止病原扩散;对发病猪群,早期不要使用退烧、抗菌等药物,可在饮水中添加电解多维,5~7天后可适当采取一些对症疗法,可在饮水或饲料中添加一些抗菌药物,以控制猪群的细菌性继发感染,降低死亡率;发病猪群应停止使用疫苗免疫接种。在一些大型规模化猪场,可在相关专家的指导下,采取早期发病死亡猪的组织脏器制备自家组织灭活疫苗,用于未发病猪群的免疫接种可取得很好的预防效果;可采取早期发病猪群康复猪只(一般20天以后)的血清,用于新发病猪只的紧急治疗,每头猪注射5 mL,每天2次,连用2天。在目前还没有有效的特异性预防手段的情况下,这不失为上策,已在一些大型规模化猪场实施,其效果明显。
版权所有:辽宁益康生物股份有限公司 制作维护:辽阳企业网
公司地址:中国辽宁省辽阳市太子河区南驻路12号 电话:86-0419-3369140 3369195 2302863 传真:86-0419-2305745 备案号: 辽ICP备06000586号